Loading

一覽藝術之窗活動成果,拉開時間的維度,建築、空間與美的關係悄悄發酵

  • tapp
    《空間實驗室》活動側寫–踢踏舞社

    《空間實驗室》踢踏進行中

    星期六, 十月 29th, 2016

    舞者們回歸最初,帶著幾塊木板和一雙踢踏鞋,和過路的學生觀眾們一起 「Tacapella 」!

  • DSC_0483
    《空間實驗室》活動側寫–現代舞社

    《空間實驗室》流隙之間

    星期六, 十月 29th, 2016

    感受一棵樹的呼喚,感受風的擁抱、感受土地的溫柔寬厚無窮盡,在自然裡能敞開心胸,卸下偽裝…

  • 14787582_10202399202457784_253373990_o
    工作坊側記

    慾望之翼:「無人知曉的他方」與世紀當代舞團

    星期六, 十月 22nd, 2016

    《慾望之翼》中,只有孩子能看得見天使,因為他們最純真,最沒有成見。願這個計畫結束後,我們都更接近自己最初的樣子。

  • Marc Vilanova
    藝術之窗,Performance

    《藝術之窗》 校園尋美計畫 開幕短片

    星期四, 十月 20th, 2016

    打開空間 實驗空間

    當個校園旅人 時時刻刻發現新鮮事!

  • 14550509_10202332648033965_738155741_o
    Story,Planet

    《The Planet》星球-故事的中繼之屋

    星期四, 十月 20th, 2016

    2016的五月初,我和J在粉樂町的美麗陌生人裝置藝術中,辦了個小小星球的活動,The Planet。對我們來說,每個故事都像是一顆陌生而美麗的星球。我們坐在帳篷中,與每個相遇的陌生人分享彼此的故事,並且用文字和畫圖創造出獨一無二的星球。

  • 13287927_10207627896629986_353396568_o - 複製
    《微笑四方》活動側寫

    《微笑四方》開幕舞蹈:日和裡跳舞(下)

    星期四, 十月 20th, 2016

    當一個作品中,觀眾同樣也是表演的環節之一時,這樣的「無法置身事外」真的是好的嗎?無法置身事外,是不是隱含著被強迫性的打破觀眾和表演者的界線呢?又,打破這樣的界線,真的能夠讓一件作品更加地貼近編舞者的理想呢?

  • 13275470_10207627896309978_8479101_o
    《微笑四方》活動側寫

    《微笑四方》開幕舞蹈:日和裡跳舞(上)

    星期四, 十月 20th, 2016

    對於一個舞者、編舞者而言,走進觀眾彷彿試圖打破自己的舒適圈,其實對觀眾也是,這才發現,原來觀眾和表演者各蜷縮在一角,凝視著彼此,卻不敢往前跨那麼一步,我不禁想,舞蹈的發展歷史中關於舞台的神聖性,僵固了表演者和觀眾的劃分,如此地清楚、明白。環境劇場就這樣打破了這樣的神聖區分,讓空間、觀眾、表演者全部緊密地在一起….

  • 13131423_10201729335911539_3103658429134828047_o
    《微笑四方》活動側寫

    《微笑四方》開幕序曲 臺大卡農

    星期四, 十月 20th, 2016

    藉由他們的主動介入、校園公共空間被進一步理解,並且最終以音樂表現空間,帶出平時我們不曾注意的臺大角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