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文學建築實驗室:當我們打開故事,與建築共舞

圖文整理:臺大藝文中心

 

關於文學與建築,作家愛麗絲‧夢若(Alice Munro)這麼說:「故事好比一棟建築,你可以在裡面來回悠遊,找個喜歡的角落待下,觀察空間與廊道間的關係,並透過窗框望出嶄新的世界。」

 

17635126_885217751619358_4776657549115495808_o

 

深受文學、建築吸引,馬帝歐.佩里柯利 (Matteo Pericoli)創辦了文學建築實驗室 LabLitArch,他相信這兩個領域能互相闡釋、連結;作家用文字搭建富含想像力的空間,而建築師也透過一棟具體的結構訴說故事。「文學建築實驗室 LabLitArch」被《Paris Review》〈巴黎評論誌〉譽為「最不尋常卻十足有趣」的課程,試圖引導參與者於文學與建築間尋找共鳴,並透過實作將文字轉譯成空間模型,立體化文學作品中的故事結構。

 

這次工作坊來到臺大,以蔡文甫的〈新裝〉、Amy Hempel 的〈收穫〉(The Harvest)、E.B. White 的(門)(The Door)及海明威的〈白象似的群山〉(Hills Like White Elephants)四篇短篇小說為楔子,讓文字領著參與者走入作家所構築的世界。

 

compressed

 

文學建築實驗室的學員們來自四面八方、不同背景,Matteo 對於大家的表現印象深刻,即使小說不好閱讀、充滿詮釋空間,每位學員皆敢於嘗試、接受Matteo的帶領,並與不同背景的組員之間的討論、激盪。這次的活動讓人思考:所謂「外面的世界」究竟在哪,哪裡是裡、是外,我們身處何方,以及怎麼定義我們生活的邊界?各組首先反覆討論文本,透過建築模型的建構,傳達出主題。Matteo 拋出了一個簡單卻令人深思的問題:「如果一棟建築是一個故事,它在說什麼?」

 

17793021_10210243439936934_1515419356_n

 

課堂空檔我們走在臺大校園,Matteo 像個孩子拍照、速寫,紀錄他眼中有趣的建築表情。離台之前,他還參觀了蘭陽博物館與伊東豊雄所設計的臺大社科院,兩棟被評為公共藝術的精采建築。他認為建築和文學之間的共通點即是它們的普世性──每個人都能享受故事,也都能用身體親自去感受一個場所。這次的工作坊與其說是一次課程,不如說是當頭棒喝的提醒,我們得以重新思考該用什麼角度去看待生活,回想走進一個空間時的身體經驗是什麼。Matteo 強調:建築師首先要知道的,是自己並不是在營造建築,而是打造那些空的、藉由具體材料所勾勒出的空間,也就是人走動的地方;正如同文學:語言彷若一磚一瓦,重點不是言語能堆砌出什麼,而是創造出什麼故事、表現出什麼意念。

 

 

 

 

Matteo Pericoli

 

馬帝歐.佩里柯利 Matteo Pericoli

在米蘭出生,畢業於米蘭理工學院建築系。一九九五年遷居紐約,擔任建築師、插畫家、作家、記者和教師。目前與妻女居住於義大利杜林,在他創辦的文學建築實驗室及多所學校任教。著有多本書籍,其中《窗:50 位作家,50 種觀點》及《紐約的窗景,我的故事》由馬可孛羅文化在台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