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龐貝精神──無人知曉的他方 第一階段成果影片

文字:Ning

15183899_10202562133410956_1793178758_o

 

「無人知曉的他方」,是為期一整個學期的跨領域工作坊,從肢體及視覺兩個方向,試圖打開學生對於身體,對於生活的感受。工作坊進行五週了,每個禮拜這群學生來到世紀當代舞團的排練室,做著突破自己的事:彎腰、數拍子、躍起,或只是很純粹的走向彼此。

 

15146627_10202562134530984_652737659_o

 

每一次課程除了讓身體動起來,也補充了許多有趣的藝術史知識。看似兩條路的肢體課程與視覺課程,在老師生動的引導下,漸漸連成一線,彼此呼應。

 

例如老師請同學畫出自己熟悉的空間,(許多人畫下自己的房間),再用身體呈現,想像教室就是你的房間,透過動作、身體的線條來敘述、表達,讓其他同學看見自己房間的佈局。自然而然的,過程中必須去回想椅子多高、自己怎麼坐下去的,建構出自己的日常舉動。

 

14976053_10202562133490958_1216197702_o

 

 

又或者是同學們輪流上台跳舞,剩下的人要用炭筆「畫出他們的身體線條」,視覺老師啟峻稱這個活動為「動態素描」,他用印象派與康丁斯基的作品來比喻,前者企圖捕捉繪者與被繪者之間的一種關係,一種感覺;而康丁斯基則更進一步的提問:「繪畫可以成為一種音樂嗎?」如果藝術有兩個端點:精神性與物質性,那音樂就是精神性的那端。康丁斯基的畫將物質抽離,畫作不必有一定的觀賞順序,而是化為一種精神與表現。在動態素描練習時,啟駿便鼓勵大家捨棄掉符號,留下感覺。試著捕捉連續動作所帶給自己的瞬間感受。

 

 

15182592_10202562134650987_477401671_o

 

伊東豊雄也曾將建築形容為舞蹈的決定性瞬間:「將建築的意象加以固定、並將形態加以轉換,很像是在看運動及舞蹈錄影帶的暫停模式,當然在一連串運動中也會有決定性的瞬間。」一棟建築的靈感來源,可能是一雙翅膀展翅時的停格畫面,亦有可能是樹枝無限分支的其中一支。如果每個人的生活都是複雜繁瑣的系統,那無人知曉的他方這一系列工作坊,即是從每個人的生活內容中,挖掘出這些瞬間,並轉換為創作元素。

 

在一堂課中,啟峻曾給大家看龐貝城的古壁畫照片,當時的房子很小,沒有什麼對外窗,因此大家普遍會在自己的房間作畫,將外部空間引至室內生活,渴望與世界連結。當時也還沒有藝術家這個詞呢,人人都可有繪畫的能力。即便現在看來不那麼精緻,卻很直樸、真摯。世紀當代舞團總監姚淑芬老師說:「回到龐貝時期吧,畫作都在自己的房間,人人都可以是藝術家,運用自己的原始力創作。」

 

 

 

無人知曉的他方進行了三分之一,前頭的路還不明但充滿冒險。一位學員說每周對他來說都是全新的挑戰,「就跟楊過一樣,要從懸崖跳下去,才會發現寶藏!」我們期待他們的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