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慾望之翼:「無人知曉的他方」與世紀當代舞團

文/ Ning

 

我們不是旁觀者 我們一直身在其中

 

第一次邀請世紀當代舞團來台大時是今年四月,一個晴朗的初夏,大家一起騎腳踏車悠遊校園,姚淑芬老師對流動的校園印象深刻,直說:「一定要來個跟腳踏車有關的作品!這感覺真好」,到了社科院圖書館,我們安靜的行走在書櫃之間,欣賞著閱讀的人,窗外的樹,我們就像德國當代經典電影《慾望之翼》中的便衣天使,嚮往著人間的氣息。如果說世紀當代舞團這次來到台大有什麼目標,就是教我們成為觀察生活的天使,從平凡中發現觸動我們的真摯片刻。

 

 

 

世紀當代舞團藝術總監姚淑芬,被藝文圈友人譽為「用毛細孔呼吸的編舞家」,作品題材多取自週遭事物,以生活細節作為發想,堆成對生命的省思。這次的主題「無人知曉的他方」靈感來自法國詩人韓波的詩句:「在富於詩意的夢幻想像中,周遭的生活是多麼平庸而死寂,真正的生活總是在他方。」日復一日穿梭於座標上的我們,不知道自什麼時候起,不再走向自己。禁錮於身體裡的靈魂也曾渴望移動,離開自己,重新誘引與身體、他人、世界對話的可能。藝術家將與學員一起啟動五感,在觀察、接收、整合後,串起記憶、空間、人、世界,成果將會在明年三月於社科院戶外草地完整呈現。

 

14322203_1070786109624882_2506127855083570520_n

 

14808120_10202399190257479_1589761810_o

(攝影: 陳宥中)

 

正式甄選學員前,我們曾在九月舉辦了體驗工作坊,老師將同學分為兩兩一組,其中一人先戴上紙袋,擺上最能形容自己的一種姿態、動作,另一人會依照對方的身體表達為他畫上合適的表情,畫完後彼此交換角色,並於紙袋的另一面也為自己描繪,不過,這次只能用抽象的筆法來表現,挑戰自己試著將情緒、感受化為視覺。

 

14787582_10202399202457784_253373990_o

 

14808826_10202399204937846_421247145_o

(攝影: 金蕾)

 

接著,每個人必須把自己的臉孔從平面轉換到立體的空間,沿伸繪至地上的紙面,除了繪畫,也有人用摺、撕等不同的表現方法詮釋,最後,結合自己的身體,構成一個完整的「自己」。

 

14796195_10202399202497785_1211208488_o

 

14787454_10202399204897845_1181253882_o

(攝影: 金蕾)

 

工作坊的結尾,姚老師和學員們交流著不同的想法,許多學員表示工作坊跟自己原先想像的完全不一樣,「挺好玩的!不像自己想像的舞蹈」。「那你覺得舞蹈是什麼呢?」姚老師反問,留下無限的思索空間。事實上,透過這次工作坊,希望能帶領大家感受空間、自己的存在,舞蹈不只是拉身體,我們也「拉腦筋」,藉此打開五官,更直觀、反射性的去體驗這個世界。姚老師特別強調,歡迎沒有舞蹈經驗的人加入,在「無人知曉的他方」計畫中,我們在意的不是技術,而是開放與實驗的心情,希望大家都能學會跳自己。

 

《慾望之翼》中,只有孩子能看得見天使,因為他們最純真,最沒有成見。幾段經典的台詞和大家分享,願這個計畫結束後,我們都更接近自己最初的樣子。

 

當孩子還是孩子時,                      

他走路會擺動雙手            

他希望一條小溪成為一條河    

小河變成滾滾大江           

小水坑變成汪洋大海         

 

當孩子還是孩子時,          

他不知道自己是個孩子      

所有的事物都充滿了生命    

而所有的生命都是一體的     

 

當孩子還是孩子時,          

他對任何事情都沒有主見      

他沒有喜好                  

他盤腿坐著,拔腳狂奔        

頭上總有一叢直立的頭髮      

在照相時也不會扮鬼臉      

 

當孩子還是孩子時,

他的心中會產生這樣的疑問

為什麼我是我 而不是你?

我為什麼會在這裡

而不是在那裡?

時間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

而空間又是在哪裡結束?

陽光下的生命難道不是一場夢?

我所見到,聽到,以及聞到的

難道不僅是在世界之前的世界的幻象?

邪惡真的存在嗎?

世上真的有邪惡的人?

在我來到這世上之前的我

是否並不是這副模樣?

會不會有這麼一天

我將不再是現在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