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見‧聞 錄──封神計畫側寫

IMG_3085-1

未見

聽聞封神計畫,我原本也十分想加入這個團隊、參與演出,無奈密集培訓的時間我沒辦法配合,只能作罷。幸好我剛好是藝術之窗這個計劃的助理之一,或多或少有機會接觸到其中的各個項目,尤其因為前期計畫以社科院為核心場域,所以我有很多機會走進社會科學院,觀察這棟建築。

起初相當疑惑,究竟一個灰白冷感的清水模建築要如何與動感變化的表演藝術──環境劇場連結;於我,兩者還是太過懸隔。雖然社科院的建築有許多對外的開口/出入口,內部建構不如一般建築的方正對稱,所以行走在其中,如風之穿透自然境域,而且確實──透明玻璃給人與自然相視的契機。然而裡面的人不是在上課、讀書就是研究或會議,始終離不開學術的氛圍,我覺得好沉悶。而劇場藝術之於我,是個富有想像力、生命力,以及豐沛情感的活動,在這樣的空間之中,劇組們要怎麼與環境互動,我著實好奇。

 

初見

有幸旁觀封神計畫彩排,我得以看到戲劇的全貌。

我很喜歡第一個場景/舞台上教授講課由無聲到有聲的時空切換,透過無聲、定格、有聲模式剪接凡界與仙界兩個共時前進的世界,讓我看到電影蒙太奇的效果在戲劇中的轉化與呈現。

隨即我又感到第二個震撼,那就是劇中角色呼喚觀眾跟隨他們的腳步移動。這件事情很特別的地方在於:並不是工作人員(當然現場會有人力支援)告知觀眾移動,而是演員披著戲服在角色中傳遞的訊息,顯示觀眾並不是在舞台下,而是在舞台/表演中。隨著角色的位移,觀眾到了不同的觀賞區,環境作為表演舞台的運用,考慮的不只是演員表演/觀眾欣賞的區塊劃分,還有演員與觀眾分別的動線。可見環境劇場與ㄧ般劇場的殊別,須對空間有更細緻的觀察、考慮及規劃。

第二個場景不同於第一個場景以同一個空間中的時間變化為媒介跳接不同畫面,改以空間中的玻璃為切割空間的指意,將同一個空間劃分為不同場景,演員在平台與閣樓之間各居其位,有既隔離又穿透的奇異感,卻顯得完整。而第三個場景利用樓梯的分層做出舞台的層次,與地面連接的區塊都被納入舞台範圍內,所見皆是表演空間。利用演員的移動帶動觀眾的視線,讓其他準備進入舞台內的演員能躲過注目,給觀賞者回過神來又到了另一個畫面驚喜感,而沒有等待演員就位的尷尬。

演員的聲情及情節的走向自然有一定水準,但因為是彩排,細節還在不斷暫停中調整,舞或歌的部分一時無法專注感受。但空間的運用確實很讓人驚豔。

 

既見

正式演出時我在社科院一樓擔任接待,只能「聞」而不能親見。讓我訝異的是:演員齊唱或大聲吼叫/尖叫的聲音在一樓竟然聽得清清楚楚。透過從舞台穿透建築傳遞過來的聲音表現,我雖然不能「看」到情節的進展,因為有出席彩排,而能「聽」音辨識,不時跟其他工作夥伴們討論「ㄟ…現在演到某某情節了」。因為只有單一感官的投入,反而能很專注地享受聲音的表現,演員的聲音更具表情與魅力,雄渾的張力直接而大異於視覺奇幻豐富的效果。

戲的末尾,我們聽著觀眾的掌聲,然後看著他們走出場、走下樓。我還滿慶幸我剛好能以兩種不同方式體驗封神計畫這個演出,既全面、又從單一角度細微地貼近演員的表演,正可以觀察短暫表演時間內無法仔細感受與思考的細節。

封神計畫的全局當然不只有這些厲害之處,從我簡單的觀察,空間的使用、動線的安排、演員的聲情……已讓我足夠佩服。尤其場內沒有觀眾「座位」的安排,強調自由移動、隨興融入的態度,鼓勵觀眾自在依身體狀況調整觀賞姿態,讓這次環境劇場的意念鮮明呈現。

我才理解原來生硬的混凝土牆跟藝術是這樣互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