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書寫建築 社科院-留白

社科院 德娜

在封神計畫的最後一天下午,我負責一樓東西的寄放。當第一批人潮都上去後,我們坐在一樓的走廊椅子上吃著飯。

約莫六點初,光線斜斜的照射進了社科院。我就這樣地坐著,看著光線的移動。不知為何,光是簡單的坐著,卻讓我感到了好幾個月來前所未有的平靜。

好像於忙碌之中勇敢地替自己的人生留白,再任由光線填滿。

在這個過於快速的世代,人們奔跑為了成就之後人生的慢。

但在這,時間依附在光之行走上,輕撫過不喧囂的、不張揚的清水模,最後成為建築還有觀看者的一部份。

而只有專心在光上的人們,才可以看到時間的本質。

那個傍晚,我在社科院等到最純粹的留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