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紀柏豪xNeotony Shackless

 

文:蕪茗

 

初次聽到紀柏豪Neotony下的Shackless,心裡有種莫名的魔幻感。

 

明明坐在辦公室中,一戴上耳機卻覺得自己誤闖了誰的夢中,又或者是無意間經過了鏡前,盯著自己,過了好半晌才發現鏡中的人赤裸裸的,完全的無所遁形。我忍不住將手往前伸,渴望觸摸鏡中的自己,但碰到的剎那鏡子卻破了。

 

原來一切只是泡影,如夢似幻。

 

Neotony,幼態延續。指的是物種把胎兒或幼年期的特徵保留,直到成長期的現象。

 

音樂剛開始的輕柔及叮噹的聲響像是半夢半醒時,還有意識的人們盯著床頂上昏黃的小夜燈,看著睡意緩緩地滲入思緒。夜燈似乎一閃一閃的,是錯覺嗎?還是其實已經睡著了?手沉得令人想維持同一個姿勢,就這麼樣地躺在床上。這樣也好,似乎很好,對已經連續失眠的人來說再好不過了。

 

走在暗黑的洞穴裡,你清楚知道自己正在作夢,但卻不知道自己將通往夢的何方。四周一片闃黑,你伸手摸了身邊的岩石,想要感受流下的水珠,卻驚覺原先應該粗糙的觸感光滑的如水流。

 

也是,夢本來就像是水滴落於腦海中所激起的漣漪。

驀然地,你所處的空間翻轉,四周的壓迫感促使你想往前逃脫,卻又對所處的空間感到不知所措。

 

在夢之中,還是在夢之外?岩石不再光滑,銳利得刮傷了手臂,血絲緩緩流下。你不斷往前走,卻發現空間無止盡的延伸,而時間被擠壓在夾層之中,扭曲得無法辨識。這時自我意識載浮載沉,時空混沌。

 

然後一個剎那,你突然辨識出了自己在夢中的空間,醒來。

但在醒來之後,卻發現自己其實是在夢中之中,從開始到現在,夢不斷延續,從在子宮裡胎兒形成之時。

 

 

s-logohttp://chipohao.com/

紀柏豪                                                                    

來自台灣台北(1989-),大學時就讀於台大經濟系,因參與獨立樂團而接觸詞曲創作、編曲、錄音與器樂演奏,並於各展演空間與音樂祭演出。於倫敦攻讀音樂碩士時,師事Patricia Alessandrini,專研多聲道配置、聲音合成、程式音樂與音訊分析等技術,並嘗試將聲音藝術與新媒體創作結合。主要以聲音為創作媒介,作品大致上涵蓋但不限於電聲作曲、裝置、現場電子等形式。演出時常使用現成物與自製樂器,包含電子零件、日常與回收物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