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蛹 The Chrysalis

文字:Ying Liu

(心輔中心外的綠色小木屋)

那是我們第一次見。

剛上大學時宿於大一女,心輔中心外的林蔭柏油路便是我每日騎車必經之地。雖然大多時候都是匆匆趕往教室,並沒有太注意周圍的景物。然而她帶點微藍的湖水綠油漆卻在我無心瞥視時留下了痕跡。

 

後來,粉樂町就這麼奔放的在校園中展開。藝術家涂維政用《影像銀行》與觀眾玩了個遊戲,讓大家帶著他所拍攝的提示照片,找到原本的景物並與之合照。為了獲得美麗的錶框照片(小禮物),我不斷的在幾十張照片中搜尋熟悉的角落,無奈「年資」太淺,連路都還不太認得呢。正當打算放棄時,那帶點微藍的湖水綠郵筒彷彿小松鼠般,活潑的跳進了我失望的雙眼。我興奮的立刻衝到綠色小屋,深怕被他人搶先。

 

在確認四周皆只是無害的路人之後,我開始第一次仔細看她。

 

橫橫豎豎的木條交錯,形成了窗櫺與門框,一旁的外牆則是由一片片不寬的木板相疊而成,加上梯形的屋頂,儼然是一間樸實的日式小屋。配上踏著小碎步的淺藍綠色乍聽之下有點衝突,但卻又是這樣的獵奇讓她佇立的有點可愛。輾轉得知小屋原來是警衛室,卻因為種種因素成為了儲藏室。當時想著:雖然有點可惜,但或許她就像是兼容的蛹一般,靜靜的守候著來往的行人;與夏陽冬雨安然共存,也悄悄的醞釀著重生。

 

直到幾週之前,我意外的發現始終緊閉的小門竟被拉開;因時光而過潮的內牆也被重新粉刷;門外更擺上了小小的咖啡廳招牌。於是心中默默期待著,一隻美麗蝴蝶的綻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