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建築行動 講座回顧】汪文琦:宇宙飛行器:以建築探索宇宙及生活價值

主題:宇宙飛行器:以建築探索宇宙及生活價值
日期:8月22日,19:00
地點:臺大藝文中心 雅頌坊
講者:德國柏林藝大建築博士│南藝大建築所助理教授 汪文琦

文字:蘇宜廷
 

劉司捷

 

這場講座藉著「宇宙飛行器」的概念,帶領大家處理日常生活的問題,反思如何真正的生活,以及尋找為了真正的生活應該要有怎樣的建築空間。汪老師將宇宙解釋為生活周遭的「『上下左右』跟『古往今來』」,並在這個界定之內處理的各種問題。

 

第一個要處理的,是「現代」(modern)。作為一個歷史跟建築愛好者,同時身為政治系學生、關心社會議題的公民,我以前就非常在乎「現代性」這個名詞。以往去歐洲、日本玩的時候,常常會讚嘆外國漂亮的市容,進而感慨台灣市街建築的雜亂無章跟醜陋。當時想知道造成台灣現狀的原因,因此開始對建築產生了興趣。一開始常會聽到房屋廣告稱某某建案很「現代」,但是發現其實我們日常生活周遭被認為是「醜」的建築也都是「現代建築」;另一方面,國外許多現代建築都非常經典且漂亮。正如汪老師引用波特萊爾的話,「現代就是短暫、過渡、流行的」,所以台灣的問題其實應該不是「不夠現代」才對。

 

朝著這個想法邁進,自己也開始進一步認識戰前和戰後的台灣建築史,以及較有名的各現代主義作品。其中特別關注王大閎先生的理念跟作品,因為他在台灣建築界的大師地位應該是毋庸置疑,剛好這場汪老師在講座後半部帶領大家向宇宙「起飛」時就有探討王大閎的作品《虹廬》。
 

除了《虹廬》之外,老師從蘭嶼傳統的半穴居的形式和精神來介紹達悟族與祖先精神合一的物質生活,一直講到李承寬先生和Hans Scharoun的例子,從人民學校宇宙廳到柏林愛樂音樂廳的例子,總結「建築作為輔具、宇宙在我之內」的核心精神。這裡可以看出汪老師超越了只有功能性的現代主義,讓作為物質的建築能夠兼容精神的傳統[1]。我認為這場講座最大的收穫,就是看到汪老師如何能夠自然地超克[2]現代主義的矛盾處,而引人走向更高一層的建築思考。
 

[1] 現代主義只重視機能,不像傳統建築強調精神,汪老師認為建築不只是要講求機能,也要重視空間背後表達的精神,修正現代建築只有工具性的缺點。 

[2] 來自日文的漢字,「超越克服」之意。

 

 

 

 

 

 

 

圖片 1

虹廬的內部空間分成接待的公領域跟起居的私領域,而區隔處正是王大閎先生的標誌:月形洞。

照片來源:http://www.mottimes.com/cht/gallery_detail.php?serial=109

 

 

圖片 2

李承寬和Hans Sharoun一起設計的人民學校(Volksschule Darmstadt),
其中有一宇宙廳,是以「闢擁」的概念來規劃空間,使人不必入內也能感受到詩意。

照片來源:http://jonasgrossmann.tumblr.com/post/96721864776/volksschule-darmstadt-wettbewerbsprojekt-hans

 

圖片 3

 Hans Scharoun設計的柏林愛樂音樂廳,繼承了人民學校宇宙廳的概念,將觀眾席全部面向舞台中央,
讓所有聽眾能直接面對面融入表演當中,其建築精神就是「宇宙在我之內」的具體表現。

照片來源:https://www.novoda.com/casestudy-berliner-philharmoni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