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空間行板:徐步緩行之於觀看「雕塑」的必要

七月初的北美館很是空蕩,從大廳步入,才踏及驗票口便被一塊塊寫著「布展中」的白色木板阻擋,只得失望上樓。展覽副標「館藏作品展」搶先主標一步映入眼簾,對著館藏二字帶著「一定會很無聊」這種莫名偏見的我於是先往三樓逃跑,不過一分又被佈展白板狼狽的趕了下來。於是雙手一攤,拿了本導覽手冊往《空間行板》展場裡頭走。

 

仔細閱讀展覽手冊後,才開始對此展覽產生興趣。北美館的策展團隊試圖在《空間行板》中拉出二十世紀後期的時光切片,訴說那個躁動、彷彿什麼事都被解構後再組的時代。劃出時間維度後,團隊再將探討的主體限縮至「雕塑」,探討抽象藝術、材料運用和空間概念的拓展之於此類作品的影響與激盪,並以驚人而豐富的館藏重現藝術從二維走向三維、雕塑從英雄式台座解放至整個空間,以及時間元素交織入空間探討的進程。

 

「打破了畫布的空間,好像在說:自此我們可以自由地做我們喜歡的了。」—— Lucio Fontana

 

1940 – 50 年間,義大利藝術家 Fontana 開始發展《空間概念》系列作品,他以在畫布上戳洞或者畫下刀痕等方式,開啟了藝術界對於畫布(二維)的空間(三維)探討,俐落而直率的創作手法也讓他成為極簡主義的先驅之一。北美館藏的這件 Fontana 1961 年的作品,從現在的眼光來看,和其他突破極限、挑戰人們感官的創作相比, 或許不怎麼惹眼。但如果將時光拉回六十年前、多數藝術家們仍將繪畫和雕塑純然地二分的時期,觀者或許就可以稍微體會,能把平整的畫布視為空間裡的一部份或者作為一延伸至空間的面,的確是相當破格且獨具慧眼的思考。在 Fontana 的創作中,繪畫與雕塑的界線逐漸模糊,平面的繪畫與空間也開拓出了嶄新的對話可能。

 

IMG_1674

Lucio Fontana,《空間概念》,1961,油彩畫部,80×60 cm。

 

除了繪畫外,雕塑本身也正經歷著一次史無前例的變革,它們離開了帝王英雄或基督聖徒們千百年來仰賴的立足之地——台座,在建築、空間的各處自成天地。就以這次展覽作品之一《深紅色木蓮花》(1998)為例。角落裡、暗影中的草木總深深吸引著日本藝術家須田悅弘,並成為他創作的靈感來源。他擅長將木頭雕刻成擬真的植物樣態後加以著色,並將它們置於如同其原生環境般、各種不起眼的角落。此件作品也不例外,須田將木蓮花裝置於一內縮空間的底端,並刻意將從入口至花朵的路程打暗,只在花朵後留下一抹白色光暈,彷彿邀請觀者一同進入,藝術家建構而出的世界。

 

須田悅弘的作品幽微的遊走於雕塑和空間之間,他讓觀者藉由由遠而近行走至木蘭花的過程中,同時感受藝術家為作品建構而出的空間,又或者說,這個空間同時也是作品的一部份。

 

combine3

須田悅弘,《深紅色木蓮花》,1998,木、彩繪,依展場空間而定。

 

至此,我們所看見的作品都有一種共同的特質——「永恆性(eternity)」,也就是說,藝術家創作作品的過程中,其實是擷取了一動態事件的瞬間切片,並以自己的方式將其紀錄下來,成為一永久不變的作品。因此,無論我們以多麽寬闊的方式探索、實驗空間,似乎總停在一個靜止的階段,而少了「時間」的流動元素。

 

或許是敏銳地察覺了這點,德國藝術家 Günther Uecker 在作品《時間之磨》中便積極地試圖改變作品的固著狀態。他透過動力裝置的驅動,使細竹竿不停原地自轉,而上頭繫著多條長短不一的麻繩,也就這麼隨著竹竿的轉動,在地上的沙堆中劃出一行行相互平行的規律圓周。於此,人們不再只專注於空間的分析與實驗,那些時間打磨拋光後所留下的、像是什麼東西存在過的軌跡,以及時間與空間「共在」的事實,也開始在藝術作品中發生並受到注目。

 

IMG_1678

Günther Uecker,《時間之磨》,1970,綜合媒材,直徑:420 cm。

 

相較於百展齊放的八月,七月的北美館或許顯出些冷清,在一樓及三樓都處於佈展狀態的情況下,要以單個展覽維持一定的參展人數並非易事。也因此《空間行板》便成為了一個足夠輕巧也聰明的選擇。本次的展廳其實並無能快速吸引眼球或震懾觀者的絢麗作品,相反地,策展團隊選出了多件相當「耐看」的展品。它們或許無法第一眼便吸引觀者的注意,但當人們耐下心來多看一眼、兩眼甚至是更久,微量的趣味便開始漸漸滲出,挑戰著觀者腦中對於雕塑和空間的既有認知,更促使著思考的不斷進行。像是,Hans Arp那件乍看令人費解的青銅雕塑,竟是一顆打呵欠的貝殼;陳逸堅運用了最柔軟可愛的毛線軟雕,反詰關於全球化和資本主義等很「硬」的議題。

 

 

穿行於展場中,也不時感受展品間的相互呼應。就例如:胡坤榮只將長長的不銹鋼條折了個彎,就足以突破「線」的框架,創造出許許多多的「面」乃至於「空間」;陶亞倫卻煞費苦心地建構出一整個純白的空間,只為了讓觀者在其中拋卻對於既有空間的感官認知,然後純然的迷走和呼吸。如此的趣味和相互應和,讓人離開美術館後,腦中仍不停的咀嚼方才的所見所感,並不時的需要翻開展覽手冊(也想要翻開,因為無敵精美),藉由文字的敘述和簡明的插圖理一理自己錯雜的思緒。

 

圖片來源

 

或許也是這樣,策展團隊才用「行板」這種速度和緩的樂曲為這個探討空間的展覽作註。如同攝影師張雍所言:「要成為攝影師,你得從走得很慢很慢開始。」要讓雙眼、感知與腦袋全然地被《空間行版》裡的作品驚嘆與啟發,你也得放緩腳步才行。

 

 

空間行板

 

《空間行板》展覽資訊:

地點:台北市立美術館,臺北市中山區中山北路三段181號(捷運圓山站走約10分)
展期:2017/06/24 – 2017/09/17,每週二至週日 。
票價:全票30,學生票15(週六學生日免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