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遇見:在博雅跳舞」台大現代舞社《靈魂的浪》【專訪編舞者—楊惠文】

文字:九一

編舞者:楊惠文

舞者:李喬安 林祐暄 孫逸家 陳愉 曾士銘 買迎瑄 楊惠文

演出地點:博雅教學館二樓 戶外平台

 

【關於這支舞】

IMG_6985

隨著社群媒體的普及與無線網路的發達,當社會上出現重大事件,透過直播、分享,在人際網絡的串連與渲染下,愈來愈容易為事件創造出議題性及觀點的對立,而將事件發生的原因與人們的漠不關心作上因果關聯,以刺激更多人的關注來維持議題熱度更是常見的路數。然而這支舞在問,「我們對於別人的關懷到底要積極到什麼樣的程度?」

 

編舞家楊惠文試圖挖掘在議題浪潮下被貼上「冷漠」標籤的人們,內心受政治正確壓力而難以表明的真實感受。惠文觀察身旁的人們,發現面對悲劇,無論外顯行為或關心或不關心、積極改變與否,人們都承擔了相似的悲傷,比起「投注關心,讓悲劇不再」的熱血,更多時候是無能為力的沈重感,而那些被貼上「冷漠罪」的人們,沒有採取積極關懷的原因,可能是行動力的限制、生活的限制,卻在未被瞭解以先就受到了批判。

 

編舞家以自身學生身份為例,發現自己想投注關懷在某些議題,但同時要負起學生的責任,事實上沒有這麼多時間參與這麼多議題,時而會有必須唸書束手無策的感覺,心裡卻產生「對別人的苦難見死不救」的愧疚感。簡單來說,惠文透過這支舞想要療癒那些伸手卻失敗,以及尚未伸手就先受傷的人。

IMG_6888

編舞者–楊惠文

 

【關於博雅】

IMG_6912

 

在惠文眼中,博雅是一棟理性的建築。這次選擇二樓戶外的大平台作為表演空間,雖是類似劇場中的單面台,但是周遭環境卻充滿層次,有樓梯、落地玻璃、小教室圍繞,很多被隔離的小空間,好比現實生活中每個當下在不同角落發生的事情,即便在社群媒體的進步下創造出自媒體、超越地理界線的社會,但其實我們對事件的能見度和可及性仍是低的,看不到或碰不到事件本身,加上行動力受限,就好像被關在一個個的小空間,也許玻璃的透明讓我們看得見彼此正在遭遇的痛苦,但中間仍舊隔著厚重巨大的玻璃,即便敲破玻璃、摸著了對方,但我們真的有承擔起另一個生命的能力嗎?

 

每個人會在自己的痛苦裡愈來愈深或找到解脫,要達到真正的互助其實是難以去定義的,對別人的生命鞠躬盡瘁了,可能還是達不到別人的期待。「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地獄」,在輕易批判或設想別人的生命背景時,我們根本就不該對人有先決的設定,對於他表現出來的行為,不應該有輕易的批判,因為你不知道對方的生活脈絡,他們也許很自責,或是接不住受難者,對他們而言可能也都是巨大的悲傷。
—-惠文,2017

 

IMG_6996

 

【博雅活動特輯】

 

〔走讀資訊〕

主題:醉月湖畔的觀景台—談2017遠東建築獎佳作 博雅教學館

時間:9/17(日)14:00 

嚮導:蔡元良 

報名網址:http://bit.ly/2uzpCZ0

 

〔演出資訊〕

主題:2017第十一屆台大現代舞社「靈魂的浪」學生創作舞展

時間:7/15、16 15:00 (14:30開放報到)

地點:台大博雅教學館(近小福側平台)

票價:免費入場 (索票網址:https://goo.gl/McAmR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