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尋找快樂島】繪本:何時是「此刻」;「這裡」是哪裡

撰文:Ying Liu

 

在列車上做些什麼?

 

對於通勤族和旅人而言,捷運和火車有著不可取代的重要性。從車廂的一角望去,人們或椅靠扶手看向窗外,或喃喃自語的複誦著單字,當然其中的一大部分埋首五吋小螢幕,雙手不停敲打鍵盤。此時,眼角撇過一個不尋常的身影:年約六十的老爺爺一身英國紳士西裝,提著體面的手提包、頭戴高帽,卻沒有優雅的閱讀著泰唔士報,反而呼呼地睡著。胸前掛著牌子一枚,寫明「到快樂島請叫醒我(Wake me up at Happyland)」。

 

 

如果睡去

 

由新加坡插畫家 Josef Lee 所創作,繪本《Wake Me Up at Happyland》以豐富繽紛的多幅畫作串起主角老爺爺一場尋找快樂島的奇幻旅程。爺爺掛上告示牌後沉沉睡去,途經香港電車,坐上旋轉木馬,在稻草堆上被牛群拉著行走,搭上緩行的黃色纜車,和熱氣球一起翱翔天空,卻始終沒有醒來,也沒有人叫醒他。

 

A-almost-wordless-story-of-a-man-travelling-around-the-World-in-search-of-HappyLand4__880-658x465

 

 

A-almost-wordless-story-of-a-man-travelling-around-the-World-in-search-of-HappyLand9__880-658x465

 

A-almost-wordless-story-of-a-man-travelling-around-the-World-in-search-of-HappyLand17__880-658x465

 

突然,一雙帶著粉紅色手套的小手拉了拉爺爺的衣袖,頑皮地將他喚醒。老爺爺睜眼,小女孩以一個大大的微笑和靈動的大圓眼咕嚕咕嚕的看他,一邊開心地問著「我們要去快樂島了嗎?」看著女孩純粹的笑容和童真的話語,老爺爺漸漸明白,原來快樂島不在遠方,而隨處可見。

 

A-almost-wordless-story-of-a-man-travelling-around-the-World-in-search-of-HappyLand27__880-658x465

 

A-almost-wordless-story-of-a-man-travelling-around-the-World-in-search-of-HappyLand28__880-658x465

 

旅程的開始

 

在繪本的結局中,作者 Josef 揭示了幸福與快樂就在「這裡、此刻」,這樣的概念和《藝術之窗》在校園走讀提案中的理念相合,皆企圖藉由不同方式的「提醒」與「指出」,帶領參與者發掘平時忽略的草木、建築、空間與人。而在走讀提案的孩童藝術課程中,團隊特別希望藉由活潑生動的媒介吸引小學學童,使他們能在覺得「有趣」的情況下,跟著小雪人老師的帶領,一同打開不同的感官,以自己的方式與校園空間對話。因此,《Wake Me Up at Happyland》便成了不二選擇。

 

除此之外,《Wake Me Up at Happyland》也以其大量的繪畫與極少量的文字吸引著團隊。鮮豔的色彩對於幼齡的孩童而言充滿魔力,不過多的文字也發揮了適度解釋劇情卻「不干涉詮釋空間」的巧妙功能。於是,我們便將問題拋給孩子,讓他們在走逛校園的過程中同時想想「快樂島到底在哪裡?」,也隨手蒐集那些「自己覺得應該要出現在快樂島中的小物」,而一次次的旅程就這樣展開…

 

 

繪本相關資訊:將這本繪本獻給正在尋找幸福的你

延伸閱讀:【尋找快樂島】活動側寫:世界是萬花筒,你是魔法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