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日常返響。展覽 zoom in】 拆解重構 日常指南:策展、音景、發聲

文:江書葳

 

所謂音景:本詞為聲音(sound)加上景觀(landseape)的合成字,是由加拿大作曲家Murrar Schafer於1970年代初期開始發展,傳統上的「音環境」只消極地在「噪音防治」方面著手,反而忘記將「好音」一歷史音、文化音、社會音、意象音、生物音一納入環境設計中,因此音景目的在於強調「聲音的收集及規劃」,而由「環境音」的角度出發也納入「五感環境」的範疇中。(摘自環境科學大辭典)

 

我們將蒐集來的日常 拆解再重組

 

日常音景,常常就像咖啡廳的BGM(背景音樂),在一陣喧譁、生活慌亂之中被忽略以及淡化,然其實生活是轟鳴的。

 

我們的日常總是無法安靜,即使是寂靜至極的時候也會有有白噪音(又稱為白雜訊,是一種功率譜密度為常數的隨機訊號隨機過程,通常在毫無聲音時會有此轟鳴。);擺著斗大「嚴禁喧嘩」的圖書館裡,充斥著筆尖摩擦纖維的沙沙聲;夜半窄巷中,飆車族的引擎呼嘯而過,因此我們紀錄、呈現我們的生活音景,獨留聽覺,讓它建構著我們習以為常的場景、穿透著我們的想像,我們拆解共同創作者的日常,最後組合、拼湊並將他放置在社科院。

 

二十四小時音景 刻意突擊的片段

 

「我們刻意地抓住每個整點,去突擊我們從不在乎的日常音景」

 

這是一件矛盾而有趣的事情,我們很「刻意」地想要去抓住某些很「自然」的東西,在每一個整點,我們將當時的現場音景(每個整點都搭配一個特定地點)錄下,由不同的創作者,在不同的時間、地點,組成了二十四小時。這樣完整的一天,每個人都只收集了二十四分之一的生活片段,然而當結合時,卻驚訝地成為一個自然無接縫痕的一天生活,在「二十四小時音景」中,我們透過蒐集與拼貼,完成了從發散到自然聚攏的創作。

 

三種「非常態」日常指南:物件發聲、觀察日常、聆聽方法

 

我們總是在「習慣」的框架中過生活,用一般的方法讓東西噪動,用合理的方法去觀察生活,用別人告訴的方法聆聽環境、音樂、電影。這樣的生活方式使我們沈溺於舒適圈,但同時我們卻忘記了框架以外的可能性。

 

在這裡我們二度創作日常,讓既有的日常素材,從另一個角度端視。在大雨傾盆的午後,你可以乖乖地在人潮中排列行走,亦可像「萬花嬉春」的金凱利那樣自得其樂;室內籃球場的巨大回音,可以是普通的球場激情,亦可像華麗的「歌舞青春」那樣餘音繞樑;參加浩室派對,你可以溺水在杯觥交錯的社交酒精中,亦可像「la la land」艾瑪史東一樣,旋轉跳躍。這三項「非常態指南」,嘗試著讓你有不同的日常聲音切入點。

 

18558541_914687112005755_2481868946847694183_o攝影:蔣培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