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日常返響。展覽 zoom in】 閉上眼也看得見,寂靜之下的躁動循環

文:郭芮廷

 

「日常生活」——一個被頻繁使用,內涵卻因人而異的詞彙。無論是近日上映的電影《日常對話》片名,還是短劇《通靈少女》中的台詞:「我叫謝雅真,這就是我十六歲的日常。」都將「日常」作為某種經驗的代名詞,那麼這個詞彙究竟擁有什麼意義,足以概括千風萬貌生活樣態?

 

大師眼中的日常:那些一直發生的事

 

日常,是重複,是相同行為的反覆演練。即使構成每人生活的事物有所不同,但「規律發生」卻是共通的形式。可能是離家之際鎖上大門的熟練技術,或者結帳時無意進行的收付程序;可能是平日下班前夕的精神衝刺,或者是每逢週五重複咀嚼的週末確幸。卡謬在《薛西弗斯的神話》中說到,我們都是在山坡上推著巨石的薛西弗斯;米蘭.昆德拉的作品《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中角色則說,「幸福是對重複的渴求。」無論這樣的結論是否悲觀,看待日常、感受日常,是否存在著不同於平常的殊異方式,讓我們得以自看似扁平的風景中稍微清醒?《日常返響 Everyday Trace》以此為出發點,試圖使用另類的切入角度,重新思考自身在日常生活中所處的位置。

 

不只是垃圾:裝飾之外,你意想不到的展場廢棄物

 

日常的建構始於特定事物的重複,那麼發掘出這些深根於生活的概念,便是對其更仔細的凝視。走進展場,可以看見懸掛於空中的腳踏車輪框、密集排列於展台下的瓶罐水杯、以及螺旋狀堆疊的鞋盒紙箱。這些物件,是創作者歸納出日常生活的共同的主題之後,基於它們與主題密切相關,因此收集並陳列於現場。物件皆由我們蒐集而來,特別的是水壺都是社科院過期許久的失物。輪框、水壺、紙箱——材質與形狀各異的它們,卻同樣能為「移動」的概念所穿透。腳踏車作為一種移動工具,連結了生活中原為獨立的節點;水壺為許多人的隨身物品,卻在移動的中途被遺忘;紙箱為長途運送的商品提供了保護,同時標示了商品的來向。

 

日常的奧義:可遠觀亦可褻玩,無限種觀看方式

 

如同任何的創作,實際進行之前必須思考使用媒材、切入角度與呈現面向,對於如何勾勒出日常,團隊中的學員們與藝術家紀柏豪皆採取了不同的方式,感受、碰觸並再現其眼中的日常生活。部分學員以聲音為素材,透過多種物件的發聲及疊合,構築出一幅純屬聽覺的非典型日常;部分學員以影像和文字,凸顯生活中常為我們忽略的細節,並刺激觀眾反思消費、環境與自身的關係;紀柏豪則以環境錄音和環景錄影的方式,記錄了社科院的日常聲響和自身的一日軌跡。現場的每一件作品皆提供了一種獨特的感受方式,期望能帶給參與的觀眾些許跳脫恆常的想像。

 

《日常返響 Everyday Trace》藉由聲音與日常的對話,捕捉並呈現生活的種種面貌,並發掘看待日常的他種可能——可以是紀錄特定行為後發現的新奇,或是宏觀俯瞰生活後浮現的精密規律。你的日常是什麼樣子?來展場走一遭吧,在聲響共振的來回低語之中,也許會悄然浮現驚奇的另類樣貌。

 

18319184_906521696155630_7511376707222056604_o攝影:劉堯琪